中国智库“重新开始”:提出想法,也谈国际

时间:2019-03-29 00:24:54 来源:元洲仔农业网 作者:匿名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魏建国谈智库建设和“全球智库峰会”

编者注

6月26日至27日,“第四届全球智库峰会”将在北京揭幕。届时,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智囊团代表,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将就“全球可持续发展:2015年背后的新路径”这一主题交换意见,以激发智慧。

两年一度的“全球智库峰会”已经成为关注中国智库角色和作用的窗口。峰会的概念和背景是什么,这次峰会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它会带来什么深刻的思考和启示?记者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 。同时,我们还邀请组织者提供两个平行综合论坛和六个平行特别论坛的内容概述,以帮助读者了解峰会的主要内容和亮点。

■记者:观察中国智库的建设,应该有国际视野。召开第四届“全球智库峰会”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反思:作为这样一个国际智库活动的东道国,中国智库的情况如何,与国际水平的差距是什么?

魏建国:情况不理想应该是直截了当的。作为世界上智库数量第二多的国家,我们智库水平与美国排名第一的差距仍然非常大。我们首先要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的高质量思想产品比我们更多?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和值得警惕的现象。

2014年5月28日,奥巴马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毕业典礼。奥巴马说:“我们的底线是什么?它将引领世界再过100年。我们不会领导世界,谁将领导世界?”

在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权的过程中,应该指出的是,美国智库的高质量意识形态产品是美国软实力的核心。例如,着名的美国兰德公司向美国军方提交的第一颗苏联卫星的发射时间距实际发射时间仅两周。此外,它准确地预测了诸如加勒比危机和赫鲁晓夫垮台等重大变化。彼得森研究所是美国另一个着名的智库,它无法摆脱美国的全球软实力以及美国是否能够维持其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它明确指出G2(政府2)和中国的参与被我们拒绝了。然后,在2011年亚太经合组织坎昆会议上,彼得森研究所向奥巴马提议建立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该项目的核心是试图排除中国并为美国带来经济回报。铺路。

同样是彼得森研究所,在世界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府被警告人民币被低估了40%,其观点得到了双方和国会的接受,然后是世界的暴风,要求升值人民币浪潮给我们的国家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除了制定外国战略外,美国智库还在国内治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用智慧来帮助解决国内矛盾,除国家,军队,法院,媒体等外,被称为“第五权力”。一个典型的例子是1998年出版的美国经济研究所前主任理查德哈斯《经济制裁与美国外交》,它对美国政治和公民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引发了一场关于经济制裁的重大国内辩论。哈斯本人也成为了一名学者和政策思想家,并被当时的总统乔治?W?布什任命为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

美国依靠一个占据全球总量的高级智库,实现了政府决策咨询的现实需要,有效地增强了政府的前瞻性,判断力和决策科学。

纵观历史,中国的传统智慧和“智囊团”标准并不比美国差。从“守门人”,“军事师”,“顾问”和古代社会纵向文化文化的流行,到明清学者的感情,世界的感情一直是在某种程度上用来发挥现代智库的基本功能。但是,孔子和孟子的政策是“仁爱人民”,老子统治治国的思想,如烹饪小国,无疑是一种很高的政治智慧。在1988年的国情咨文演讲中,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引用了“统治像烹饪小食物这样的大国”的想法。许多其他智库也从中国传统书籍中汲取了本质,如《孙子兵法》。然而,直到今天,我们的智库水平落后于世界水平。可以说它是“早早出现,追赶一套晚期”。■记者:遗憾的是,它有历史积累和智力资源,但效果不佳。那么,中国智库的“软肋”是什么?

魏建国: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会长约翰桑顿曾经说过,衡量智库水平有三个关键标准:独立性,质量和影响力。中国智库在这三个方面都存在缺陷。

首先,中国的大多数智库都依赖政府。最早的是苏联社会科学院的制度机制。 “政府管理”更加激烈。在计划经济时期,这种智库模式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这种制度和机制带来的弊端也越来越明显。主要表现在:“子公司”大于“主动性”,缺乏参与决策的动力;就业机制,管理机制,评估机制等不适应智库研究的需要;很难质疑政策的解释,等等。

其次,智库的核心要求是生产高品质的思想产品。因此,智库人员必须具备全球战略愿景;有必要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提出一个接地的天然气解决方案。而今天的智库产品,普遍存在“三个以上三个以上”的现象:更多的被动,更多的短期,更多的空洞;更积极主动,更少前瞻性,更少运营。

最后,智库的影响包括决策影响,学术影响力,公众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只有专注于品牌意识,前瞻性意识,创新意识,全球意识,努力工作和实际行动,才能充分提升智库的影响力。

令人震惊的是,国际社会对我们的智库能力乃至整个智力创新都存在偏见。在香港回归之前,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曾说:“你不必担心中国,因为中国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都无法向世界提出任何新想法。 “。结果是反驳这句话。

■记者:它很重,这让人感到压力。今天,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智库的建设。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在您看来,应该用什么作为突破口来加快智库的建设?魏建国:要提高中国智库整体的质量和影响力,必须对智库本身进行艰苦的努力和改造,以及保护和促进外部条件。我认为,制度创新应该被用作中国智库改革的突破口。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指出,智库社区“深化管理体制改革”和“完善制度保障体系”是一个好消息。

总而言之,智库需要的是建立一个符合智库发展规律的制度机制。加快不同类型智库的改革,建立各种智库相互促进,有效互补的新发展模式。

有了良好的制度机制,智库的自我要求必须进一步提高。应该建立“采取行动,解决疑虑,指导道路”的目标。 “让我们行动”是一项高科技举措,也是帮助政府以正确方式解决问题的伎俩。 “消除”对公众和国际社会意味着澄清我们的政策,意见和价值追求。 “指南”意味着给政府,公司指出了明确的发展路线和方案,并为他们提供了到达“河对岸”的船只和桥梁。

■记者:您一再强调中国智库的国际影响力和世界舆论的承认。看到智库在国际上发出声音也是非常重要的。

魏建国:这是真的。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中,随着全球化的深入,美国在中国入世后中国的经济增长飙升,并认为其作为“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已经动摇,因此它已经开始创造一套新的国际贸易规则。特别是,TPP和TTIP(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的提案意味着美国将搁置已存在170多年的贸易自由化旗帜,并成为贸易保护主义者。这很容易将贸易保护主义放在首位,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在未来10年,美国还将建立一个亚太中心,打破平衡,成为夺取亚洲新兴市场的战略口号。

再看看中国。积极推进全球节能减排,自觉履行环保义务;提出“一带一路”的概念,欢迎沿线的“搭便车”;全球掀起自由贸易旗帜;各国自然灾害后及时,真诚,有力地开展救援......这些行动充分表明中国正在努力与其他国家共同发展,建立一个利益共同体,一个命运共同体和一个政治责任共同体。相互信任,经济一体化和文化包容。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智库是不是仍然坚持“沉默是金”的原则而不是向国际社会说话?它不仅要发出声音,而且要发出快速的声音,尽早发出声音,并发出具有力量和内在力量的“中国声音”。发表了“分享人类智慧,寻求全球发展”的声音。这正是国家经济贸易中心自成立以来高度重视国际交往的动力,并坚持举办“全球智库峰会”。

■记者:我们记得2009年首届“全球智库峰会”成功举办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曾说:“这种规模和级别的智库峰会的组织只能由中国实现“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评价吗?

魏建国:虽然这次峰会是由国家经济贸易中心主办的,但是吸引如此多的国际政要和智囊团精英仍然是中国的实力。首先是中国在世界上的信誉,其次是中国不断增长的软实力和经济实力。中国走过了和平,发展,宽容,共赢的道路。

人类发展到现在是分享各国财富和智慧的结果。有必要团结起来,互相帮助。正如基辛格博士所说:中美合作不一定能解决世界上所有问题,但中国和美国不合作,世界上所有问题都无法解决。世界各国也是如此。国家智库已开始对此有清楚的认识。因此,今年的峰会比上一年有更多的人,讨论的主题比以往更深刻,更集中,更具战略性。

总之,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和国际形象的提升,中国智库已经站在“重启”的重要环节。如何“重新开始”?生产高质量的思想产品与国际上一样重要。中国富裕后面临的问题可能会越来越复杂。我们必须是一个智慧的大国。我们的中国智库必须承担责任并为我们的使命服务。

[1] [2] [3]